金門感恩研習營成果分享

/ 分類: / 0 則回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(左三)與授課老師攝于小金門海岸

迎向晨曦

作者/洪明燦
       此時天色微明,我們夫婦和10多位關注自己健康的同修,在李明治組長的帶領下,一起站在莒光湖畔的小土坡上,面向著東方,天邊絢麗多變的朝霞雲彩,似乎也正熱情的招呼著這群早起的朋友。大家心無旁騖的照著穴道按摩老師孫靜夫先生所教導的功法步驟,用最簡單的推、搓、揉、按、壓,從頭到腳一項一項的做著。就在這種不斷按摩著不同穴位的過程當中,身體也漸漸的甦醒過來,這時候一顆顆透明晶亮的汗珠,分別從額頭、腋下、頸背………冒起、流瀉,慢慢的浸濕了運動衫,流過汗後身心更舒坦了,人也輕快多了。

趁著這輕鬆愉悅的氛圍還沒散去,大夥再試著練習老師教導過的「氣壯山河」養生功(此功法是老師在1989年返東山島探親時,一位素昧平生的古廟比丘尼傳授給他的)。就在那首中國古典音樂的陪伴之下,大夥先自動的圍成一個圓圈,一邊享受美妙的音樂,一邊專注於樂音中老師的引導,由第一式的「天人合一」到第九式的「氣壯山河」,這當中有肢體的運動,有氣息的調和,有心靈的冥想,更有合眾人之力所形成的一種所謂「美好的磁場效應」,整套功法完全圍繞在一個「鬆」的原則,並特別注意呼吸的細、慢、深、長、勻,當中雖不見任何快速剛強的動作,但一套功法下來,早已是汗流浹背,通體舒暢,那種勞動筋骨後的喜樂,真是筆墨難以形容啊!

為了貪圖享用這份不曾經歷過的「喜樂」,我也曾和睡神有過一番搏鬥,初始的幾天當然是非常難過的。但一週之後,生理時鐘便會自動在五點出頭醒來。猶記得在聖帕颱風來襲的那天,狂風挾雜著細雨,不確定會不會有人去,但我們夫妻依然提著小型錄音機前往,走過北堤停車場,遠遠望去渺無人跡,心想這樣的天色,不會有人來的,想打道回府。但妻不死心,硬是要繞過土坡,逕往九曲迴廊方向瞧瞧,不久果真讓她撞見了同修呂愛國先生在那搓手按摩,孤單的身影顯得有些落寞,我們的到來讓彼此有了些許暖意。那一刻真是百感交集啊!正是因為有這樣的性靈,才能成就一些事吧!也正是因為這個深刻的畫面,讓我對穴道按摩在金門生根多了一些信心,那天我們「三人小組」一如往常的做完了整套功法。

這些日子,氣功這門玄妙的學科會跑進我的生活,真是一個意外。老實說先前我對這種「」而又「」的東西是興趣缺缺的,以至於當妻的姨丈靜夫先生用氣功在替她搓摩腰椎穴道時,我也只是抱著半信半疑,姑且讓他試一試的心態。但姨丈一直向妻強調:「你只要照我的功法,有恆心的去做,三個月之後一定會見到效果的。」話雖如此,但我仍是遲疑不前,除了「」之為物難以捉摸理解的這個理由之外,更具體的原因是多年來我已有太極拳為伴,實在不想要其他的運動項目再來剝奪我的時間,當時我的心完全是被自己設定的「原則」禁錮著。

隨後的談話,才知道姨丈夫婦這二十多年來,不遺餘力的鑽研、推廣這套功法,足跡遍及台灣南北,跟隨過他的學員超過兩萬人次,就個人的成就來看,這真是很了不起的,至少那份熱切的心念與堅定的意志,就非常人可及。只是我仍舊陷在我的偏見裡,不想改變的心意是非常明顯的,見過世面的姨丈自然能一眼望穿,他先不跟我談有關功法的事,卻拋出他的另一個構想,這個構想需要牽扯的事物太多,我也就在不知不覺的處理接洽相關事務當中,「莫名其妙」的走進了原先想拒之於門外的氣功世界。

那是在他協助辦妥他岳母喪葬事宜後的某個夜晚,在金門旅館的一次閒談,他很誠懇的對著我和美珍說:「這次回金門協助辦理我岳母的喪事,對金門親友的主動幫忙相當感動,另外是這幾天,不斷有親友來向我探尋保健的事,讓我有了在此開班推廣的念頭,這件事我也已經同你們阿姨談妥,他們兄妹樂意出錢,我來出力,希望能在這裡辦一個『穴道按摩氣功金門感恩班』的免費研習營,除藉此向大家感謝外,也希望能消除部分鄉親身體上的病痛,到時候你們可得幫我們達成心願哦!」頓然之間,這「感恩」二字讓我的心眼開了起來,這樣美好的宏願,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插上一腳的。

我很清楚自己只願意扮演協助聯繫的角色,內心深處對這新的事物仍舊是不投緣的。但「感恩研習營」確實是個有意義的活動,無論如何都得竭盡全力。趁著姨丈在金門的短暫時間,先聯絡記者家蓁小姐作了一個專訪,讓鄉親認識他的這套功法,隨後再商請傅錫琪紀念館林玉芳小姐,希望她能協助報名事宜和借用那裡的場地來教學,只是沒想到報名的人數超出預期,紀念館的空間顯然是不敷使用的,隨即轉向體育場許換生場長尋求協助,承蒙他的寬宏,答應給我們最好的場地,最後是我和美珍找來了幾位親友當志工,就這樣七拼八湊的,一個由民間發起的活動終於有模有樣的登台獻技了。

8月11、12、13日,每個上午有一百七、八十個鄉親,不分男女老幼,都以熱切愉快的心情在體育館內跟著靜夫姨丈、碧娥阿姨以及隨同來金傳授功法的五位種子老師,用最簡單不過的搓一搓、按一按、推一推、揉一揉、壓一壓的方式,啟動自身的能量,達到自療療人的功效。三天下來,那種台上悉心傳授,台下努力學習的場景,真是叫人砰然心動。簡單的事物已經因為美麗的心願,顯露出它的能量,這當中除了肢體的活動外,更可貴的是有著「」的交流。是眼前這一群求道者對功法渴望的神情,喚醒了我的冥頑不靈,人家是千里迢迢慕道而來,而我竟是「道」已顯現在前,卻不加珍視,天底下那有這般癡騃無知的人呢?這樣一個不同的心念升起,使我從一個原是邊緣的參與者,一步步的走進氣功的大海,去與那群可愛又可敬的鄉親共浮沉。

課程的安排是每天上午3個小時,前半段由姨丈親自在視聽室統一說明,分析不同穴道的功能以及它們與五臟六腑的關係,並請隨行老師示範,這個階段因為姨丈深入淺出的解說舉例,引來不少笑聲,也增添了許多歡樂。後半段則採分組練習,因為人數眾多,必須按鄉鎮分成五組(金城三組、金湖一組、金沙金寧烈嶼合為一組),由隨行種子老師莊若蘭、侯秀麗、覃誠珍、李秀丹、莊于慶分別帶領教授。姨丈夫婦則四處走動,看著他倆時而拍照,時而解答疑難,時而協助指導,時而與班長麒麟兄、志工松壽兄商討事務………,抖擻的精神一刻也不得閒。心想,都七十好幾的人了,還能保有這般的體力,真是不容易的。或許也正因為他們的這份「能耐」,給學員有了借鏡,無形之中也激發出更高昂的學習興致吧?三天下來,只要看到學員們皆能從頭到腳,一絲不茍,毫不馬虎的做完全套的穴道按摩功法,就讓人感到欣慰。套用姨丈的習慣用語,三天的「魔鬼訓練」,能有這樣的成績,實在讓人難以置信。

研習的當下氣氛熱烈得沒話說,但一些熱心的學員深怕之後在自我練習的過程中會丟三忘四,希望能有一本書籍可以參照。為此,姨丈特地商洽遠流出版社,快遞寄來他的著作——「教你不生病——穴道健身功法30招」200冊,因編得圖文並茂,內容詳實,很受學員的喜愛。研習會尚未結束,書本就已經被搶購一空,為此又特地寄來100本應急,有需要的朋友可以直接到傅錫琪紀念館洽詢。

這本書除了詳實的功法介紹之外,還附錄受惠者的親身體證與心得,把自身的病苦以及練功後的轉變,寫出來分享讀者。看過之後讓我聯想到何以研習會之前,姨丈一直要我們盡量找身體有病痛的人來參加的道理了,因為由病痛者身體的好轉,即是功法效力的最佳註解。另外我也在私下的閒聊中,聽若蘭老師談起她過往的身體也是病痛不斷,是接近了穴道功法之後,亦步亦趨的跟在孫老師身旁,有恆的練功與學習,才讓她重新拾回健康的,現在病痛的記憶已經是很遙遠的事了。正是因為這些活生生的例子,才讓姨丈更義無反顧,歡喜的走進人群中去消除他們的病痛,解決他們的難題。「為善最樂」這方面姨丈真是最好的實踐家。

為了不使這套「功法」在研習結束被拋諸腦後,他特別在各組當中挑選正副組長以及種子學員若干人,冀求他們能找尋固定的時間一起練功,互相切磋,讓這套利己利人的功法,能真正的深植人心。此外在研習當中,他會有意無意之間透露清晨練功的時間與地點,隨緣隨喜,歡迎大家來。剛開始總有那麼幾位好奇者參與練習,我也努力的調整自己的生理時鐘,但總是功敗垂成,一直到第三天才勉強的爬下床去參加他們的行列。姨丈在金時,包括隨行的種子老師,總有將近二十人來練,他見大夥這麼熱心,特別將進階班才要推廣教授的「氣壯山河」功法,大方的提前教導給這些人。就我的觀察,來參加的人只要一接觸到這套養生功,沒有不陶醉而被吸引住的,之後他們就會把自己的運動時間定格在清晨5:30,有志一同的從各自的家中走向莒光湖畔。

當我在電話中告知姨丈有關練功的情況時,他高興的說著:「這些主動參與的人就是種子,種子已經在發芽了。」是的,在晨曦的照拂下,種子發芽了,之後必然也會日益茁壯的。

PS:本文轉錄自金門日報96/9/18副刊

抱歉,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。